—转载自  谁是谁非任评说。主要观点有:
1、奥数的逻辑分析能力的体现。
2、学习奥数,是性价比很高的投资。以后应用非常广泛。
3、语文需要区分,但不能降低数学难度。

4、名校入学选择奥数,是人才区分的现实需要


奥数区分度的重大意义

      前面写文章谈了奥数的区分度之大,可以大到超过一般人的常识,而奥数这么大的区分度,在我们当今社会有什么重要的意义呢?这个问题也从不同的角度谈过几次,今天把各个角度整合一下发表出来。中国建国70年了,国家大事,首要是人才,特刊此文。

奥数的意义,恰恰是在各种考试区分度不足的情况下,把最顶尖的数理人才给选拔出来!

一、奥数区分度的性价比最高

奥数区分度背后,是学习奥数带来的出路最宽,性价比最好,也是为何名校要用奥数去选拔。

名校为何奥数选拔?能够体现区分度的东西很多,体现智商区分度的东西也很多,比如围棋什么的,但为何名校招生要选择奥数?原因就是奥数与其他学科的关联性,奥数顶尖孩子未来的去向。现在奥数优胜,物理、信息等各个理科院系都喜欢,甚至超过了在本学科的得奖。

我们总说学习奥数有一大堆的失败者,但实际上学习了奥数,性价比是最好的,奥数带来的出路,是如果你能够小学是一个省的前几百名,那么基本可以进入省里面的顶级中学,而且你在顶级中学里面的竞争也有优势,以后分化为数学、物理、化学、生物、信息五大竞赛,你获得省一等奖的概率极大!

这名次和排名,在省里进入清北概率很大,进入C9很有保障。但你要是学习书画、钢琴、马术、体育什么的科目,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这些所谓的素质项目,即使是特长生,数量也比奥数少得多,而且特长生背后有很多潜规则。如果奥数你后来是省里的前几名,那么就是大牛了,基本都可以进入清北有保障。但你要是钢琴,画画什么的,就算你是一个省的第一名,你也未必能够进入中央音乐学院、中央美术学院,而且这个第一名还有很多的人为主观因素,与奥数的客观试卷,差别太大了!

学习奥数的孩子,在小学阶段是一个省的前300就是大牛了,所有当地著名的中学都抢,并且入学后集中资源培养。到中学分化为数理化生信息五大奥赛,基本可以得到省一等奖,然后基本都可以上清北名校或留学全球名校。全国每年可以出来70多人当上科学院或者工程院的院士,这个还不包括以后技术创业的。把比例算一下,我们可以看到的道路是宽多了!这就是道与术的差别!

再进一步讲,现在全民钢琴,学习钢琴的人数有多大?而学习钢琴学得好的,以后能够干什么?学习钢琴负担不重?孩子学琴不苦?关键是学琴要是上不去,结果是啥也得不到。但学习奥数就算不能竞赛优异,你学习了以后,掌握了其中的数学思维方式,你的其他科目成绩,也可以提高很多,对以后的学习非常有所帮助。

奥数的尖子,学完的出路也很广,学数学是很多地方都要使用的,包括银行和金融机构,需要学数学的做模型,而且学了数学改行也很好,但你学钢琴怎么改行?就算学习英语,英语也是应用广泛,但真的学得好的顶尖人才人数是不对等的,尤其是在当今的数字时代和人工智能时代,大量的应用行业都可能被淘汰,而数学则应用变得更广泛和重要了。

奥数区分度的背后是升学。升学的依据,只要是有选拔和竞争,就相对公平。奥数证明孩子有数学天赋,智商高。能证明天赋和智商的不允许作为升学依据,爹妈买得起房可以作为升学依据?你直接说优质教育只提供给有钱人得了。

 

二、奥数是逻辑区分度在中国选拔之体现

 

中国的奥数热的背后,学校特别愿意选择奥数的背后,是中国的各种选拔上,有一项最重要的区分度没有提供,这个就是逻辑分析的区分度!

如果我们不说是奥数区分度,问有点智商的,逻辑分析能力重要吗?选拔是否要考虑逻辑分析的能力呢?只要不关乎自己的利益屁股,到绝大多数人都支持。

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的各类考试,是分为三项。词汇、数学、逻辑分析,不要说美国的数学容易,美国的语文也容易呢,词汇这一项比我们语文要考的少多了,相当就是一部新华字典背下来就可以了,我们语文要这么考,满分一定一大把。美国的考试里面逻辑分析这一项才是关键,中国则是没有了。美国的选拔考试有了它,其实文字方面的就只占三分之一。但中国是数学、语文、英语,文科是三分之二不说,数学也在降低难度,关键是没有逻辑分析这个选项!而逻辑分析特别重要。美国的考试,别说文科要考,美国文科里面法律这样的在中国根本不要数学的学科,对逻辑分析部分的考试和成绩特别看重。

这个重要性中国其实也知道。所以我们在数学里面增加了几何课程,外国都是选修的,中国是必修;在经典几何的证明层面,训练孩子的逻辑严密性。但数学降低难度,这个区分度被搞掉了。

我们选拔干部,看看公务员考试,里面就有大量的逻辑分析的题目,叫做数学。其实奥数是在这里考你的,这些逻辑问题,都是在小学奥数里面的。更进一步是我们MBA联考,大量的题目其实就是小学奥数,我们的优秀的海淀点招弟子去考,不算35分小孩难写的文章,也是应当可以考过清北线的,大家可以把这些题目与小学奥数决赛的题目放在一起对比一下好了,数学容易一个等级不说,英语则大量孩子小学是达到大学英语六级水平,联考英语是三四级水平。这里为何他们要奥数这样的区分度?就是逻辑分析的意义很大,没有了逻辑分析为基础就没有创造,奇思妙想会变成奇谈怪论。

“教育国贼”“奥黑”一大群人在说奥数没有用,奥数培养了几个数学家?还有学了奥数以后大多不搞奥数云云。别说大家对数学家不太了解,就是了解的,说一下奥数牛人却不搞奥数成为世界顶级人物的。为何他们不说比尔盖茨和扎克伯格等人都是奥数优胜呢?!总说马云马化腾,要是没有中国网络墙的保护,克隆美国的模式能够在中国做大么?做大的背景还是美国上市和中国的人口基数,创造性在哪里?创造性就在奥数天才那里!

微软前CEO鲍尔默在脱口秀节目《Conan》时电视上表示,盖茨确实非常擅长数学,但随即,鲍尔默又表示,这与他自己在哈佛时代的数学实力形成鲜明对比:“我在我们的宿舍里第二,排美国第57。盖茨排第95,显然……”全美奥数微软领袖都是全美前一百名!而扎克伯格的老师是美国队的金牌教练冯祖鸣,是冯老师的队员,是因为数学优秀,被冯祖鸣写信推荐去的哈佛。

据外媒jamaica observer报道,扎克伯格的SAT竟考了满分1600分,这在海外知识社交平台Quora上也得到了确认。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则在SAT中考了1590分,差一点点满分。盖茨的合作伙伴保罗.艾伦的SAT成绩是满分。乔布斯参加的是美国另一种高考ACT,满分36分他考了32分,也是达到藤校录取平均分以上;苹果的灵魂人物沃兹尼亚克,他的SAT数学成绩是满分。美国的这些考试都有分析一项,这项内容就在我们的奥数里面。马化腾的合作伙伴张志东,是腾讯的二老板和首席技术官。张志东也是奥数选手。他们出身的深圳中学,是广东奥赛最强校,2019年有三名学生入选中国奥数集训队。马云背后,其实是学霸蔡崇信更关键,耶鲁的经济学本科,是大量数学分析为主的,不是我们的文科,耶鲁的法学院,是大量逻辑分析为主的,不是我们的法律系背后是西方法学翻译系。

对于“奥黑”,这些都被选择性的失明了,他们要说的是盖茨退学,要说读书无用论,而盖茨等人退学的底气,其实就是有足够的逻辑分析能力支撑的,都是经过逻辑分析的严格筛选出来的尖子!他们说奥数无用,举了一大堆的例子,为何独独漏掉了他们总推崇总举例的比尔盖茨和扎克伯格呢?!

没有逻辑分析的选拔,一定有问题!中国的奥数,其实是兼顾逻辑分析和数学的双项双项选拔,这样的选拔当然要比其他单项的选拔有更大的权重。各种学校各种选拔看重奥数,看着奥数的区分度就是必然的,这个客观规律在起作用,你怎么禁止,它的强大生命力都要发挥作用。

 

三、加强文科后人才的数理区分度需要奥数平衡

 

各个学校在选拔上对奥数趋之若鹜,为何语文不那么重视?背后还有的关键因素就是我们的数理区分度不够需要奥数补偿,而语文早已经区分度够了,不用另外的区分度补偿,课内的成绩,就可以选拔出来足够的语文尖子,而数理尖子,则课内的成绩不够用。

中国的课内教育,语文的区分度比数学大多了,在小学三年级以后语文要得满分就很困难,数学则还有大量的同学是满分的,相比西方,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的考试是词汇、数学、逻辑三项,文科的区分度是很小的,而我们到高考,某些省份当年都可以是数学、语文、英语三门,主要的区分度在文科!这里我专门写过文章讲中国的文明追赶的代价。我支持奥数的区分度,但我不反对我们普遍加强的语文教育!加强语文教育与加强已经很强的语文与数学之间的相对区分度,不是一个概念!我们选拔人才,文科和理科要平衡,不能让文科选拔替代了理科选拔,造成人才选拔上的扭曲,甚至是选拔出来的孩子阴盛阳衰。

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知道中华文明的传统,传统文化的很多内容必须加在语文里面!我们的语文是包含文学的,而且是中国文学、外国文学、古典文学、现代文学和文学史,美国GRE不会考莎士比亚但中国高考要考。我们还学习古汉语文言文,相当西方人要学拉丁语,汉语是图形文字,3000个汉字比26个字母复杂多了,而且汉字不等于词汇,最多是英语的词根。我们还必须学习外语,还有政治课,孩子的文科必学内容和学习需求,就是西方的几倍。

如果西方是落后民族,中国孩子不学英语而西方孩子必须学习汉语,还要把西方的文明文化被迫加在英语里面学,那么西方的孩子就要比中国孩子辛苦的多。现在复兴中华传统,中国要加到语文里面的东西更多了,带来的就是语文区分度提升。另外孩子时间有限,语文多了数学必然少,因此课内数学还变得更简单。加强语文添加中华文化的内容,就是中华文明复兴所要付出的追赶代价,需要孩子们的特别努力去追赶,因此我们坚决要反对的是减负遏制追赶步伐和速度,而不是我们反对增加语文的学习量和语文绝对区分度!

但语文的区分度高了,同时也要让数理的区分度一样高,都在高区分度下,其实不矛盾。而仅仅语文区分度高数学不变,语文和数学的区分度扭曲,相对比值失衡,同样的问题巨大。我们需要的就是数学和语文都是高区分度,要学习都是高强度,这样的区分度之下,就是孩子真正的可以注重兴趣而不是搞十项全能,因为每一项的高区分度下不可兼得,这个区分度要体现在顶尖层面,而不是中间层面。同样的物理学科,也可以提高区分度。不是奥数不能与升学挂钩,而是各科都有区分度都可以与升学挂钩,学校按照学科需要,会做出选择的,把过程透明化,而不是人为的禁止夹带私利。我们注意到当年清华大师可以数学基本零分也考上清华的文科系,其实清华的理科系的学生也经常有文科分数低级的,这样的区分度有利于专才的成长,在这里不是简单的偏科所能够概括的。

由此可以看到中国的文科的文化教育需求下,选拔的区分度被文科占据太多,这样的扭曲,等于要我们回到大清朝缺乏理科和现代科学高度的落后年代,以前中国没有数理学科的亏,要被复辟者再吃一遍。

中国科技兴国必然需要理工区分度的选拔,课内不能提供和扭曲的结果,必然是需要一种能够带来区分度的内容,把理工英才给选拔出来。这就是奥数!

各类学校不由自主的选择奥数,就是因为课内的理工学科带来的区分度不足。从小学到高校都是如此,没有了竞赛,自主招生一样考的是奥数的内容。因为语文等文科的区分度,在课内已经有了足够的体现,需要补充的,就是数理区分度而已。而且需要这个区分度足够大,能够把英才充分的选拔出来。因此全民奥数才把有天分的孩子给选出来!没有了奥数区分度的选拔,结果就是理工英才被埋没。

看部长的表态,增加这些传统文化的东西我们不反对,各种有意义的内容都想着怎么进课堂,但这个进入不应该影响原有的人才选拔格局。文艺文化可以选拔人才,但数理人才怎么选拔?能够以文艺文化选拔数理人才么?!

数理人才是强国崛起最重要的,绝对不能埋没。因此必须有数理人才的选拔手段。现在名校不得已搞的各种自主招生,实际上就是在弥补数理区分度在高考上的不足。

需要数理区分度的背景下,提供数理顶尖区分度的奥数和学科竞赛崛起了。但名校一致用奥数的区分度来做补偿,则让一群学不好奥数的既得利益者不满意了,所以有什么“奥数不能用于升学、不要奥数竞赛、万恶的奥数、奥数只要几个爱好者学”等等的言论。

要注意到的就是特别有意见的,不是简单的学渣,而是课内学得好的学霸!奥数万能论有问题,奥数无用论和妖魔化更有问题。课内语文好,同时课内数学没有足够区分度之下,也不太差,就是文科学霸!如果课内抓得好,甚至可以在高考理科都占据高分垄断。文科学霸的家长一般也是学文科居多,学霸文科生很多是有实权的秘书和中层领导,有话语权的媒体人,而且教育领域的专家,教育学是纯文科的,老师的孩子,课内容易拔尖,他们的是课内教书和抓自己孩子课内学习可以兼顾的,是课内高分的群体来源。但到奥数层面,课内教师的子弟就不成了,这里有整个教育集团的利益屁股呢!所以看看他们的背景,大家就都懂得了,为啥奥数可以在教育舆情下成为妖魔。

 

所以在选拔人才方面,数学的区分度与语文的区分度是需要相对平衡的。在选拔顶尖人才方面,都需要有更高的区分度把人才选拔出来,但不能是搞得语文区分度与数学区分度的失衡。

“得语文者得天下”是有问题的。

中国的文人清谈误国和近代的衰微,其实都是理工科学在中国古代各种选拔的失声,失去了科技发展和追赶的时机。因此我们在加强语文区分度的时候,数学的区分度也要增加。否则就要走上历史失败的老路,这不是改革,是复辟大清朝的失败。

 

四、为何必须搞奥数?文科理科区分度需求错位

 

为啥数学竞赛必须搞?搞奥数的意义在哪里?这里不光是前苏联,最早是东欧开始的。世界数学和科学的发展,广泛证实奥数的作用。虽然不断的严禁,但奥数就是有无比顽强的生命力,各种的舆论不能被奥数选拔的失败者所主导。我们先回顾一下历史:

1894年,著名的数学家、物理学家埃沃斯男爵出任了匈牙利的教育大臣一职,在他的倡导下,匈牙利开始举办数学竞赛,并且从中选拔出了费叶尔、黎兹、哈尔等一批又一批著名的数学家,不仅如此,像在航空和航天技术发展中有着卓越贡献的匈牙利著名应用力学家冯·卡门(钱学森、钱伟长和郭永怀都是他的学生)也是其中的优胜者。受到匈牙利的影响,数学竞赛开始在东欧各国蓬勃发展。

1902年罗马尼亚,1949年保加利亚,1950年波兰,1951年捷克斯洛伐克相继举行了数学竞赛,1959年,在罗马尼亚一批数学家的组织策划下,于7月份在布拉索举办了第一届国际数学奥林匹克,上述的4个国家外加苏联、德国共派出了52名学生参赛,接着芬兰、法国、英国、意大利、美国等国家陆续参加,2018年,于罗马尼亚纳波卡举办的第59届比赛上,已经有来自全世界116个国家参与其中。这个罗马尼亚大师赛,中国的成绩一向不好。在严禁奥数下,今天得到特别的重视,侥幸与美国并列第一,与以前遥遥领先不可相比。

我们的大数学家华罗庚先生为何那么重视奥数。这与华罗庚的成长经历是分不开的。早在1926年,当年上海市举办了包括学生、银行和钱庄职业在内的珠算比赛,来自中华职业学校一年级学生,16岁的华罗庚获得了冠军,而30年后,已经是中国数学会常务理事会主席的他在写《在我国就要创办数学竞赛会了》回忆起当时的场景,让他对这篇文章产生了一种发自内心的情愫,他回忆起自己访问苏联时,在莫斯科大学的教室里看到的一幕,白发苍苍但红光满面的老教授亚历克山得洛夫站在讲台上滔滔不绝地复数虚数,教室里坐满了一群十几岁的少年儿童们津津有味的听着,后来在同行的苏联同志介绍下,华罗庚才知道这是苏联数学家利用星期天给要参加数学竞赛的中学生举办的科普讲座。

1956年,在华罗庚的倡导下,以及苏步青、江泽涵、柯召等一大批数学家的支持下,中国数学会常务理事会发起,并经教育部同意,我国在北京、天津、上海、武汉这4个城市举办了首次中学生数学竞赛,那个时候华罗庚亲自出马宣传,并在《光明日报》和《数学通报》刊登了上文所提到的文章,那时,没有一位教师知道数学竞赛这种活动该怎么搞,为了配合这一工作,各大数学期刊也先后开设了数学竞赛专栏来专门介绍苏联和波兰是怎么组织这项活动的,那时,华罗庚、苏步青、吴文俊、闵嗣鹤、赵慈庚、王寿仁、龚升等数学家亲自给中学生作专题讲座或直接参与其命题工作,除了1959年和1961年因为严重经济问题导致不得不中断外,每年都有一些城市举行数学竞赛,并持续到了1964年。1965年起,因为“文革”而因此中断了13年。

在打倒“四人帮”以后,数学竞赛这个在中国已经不是新鲜事物的活动迎来了春天,1978年5月,由华罗庚教授等一批中国数学会领导者和数学家们,在北京、上海、天津、陕西、安徽、四川、辽宁、广东八省市开展了中断13年以后的第一次中学生数学竞赛,并在全国引起了十分广泛的轰动。从此办起来了华罗庚金杯赛,影响了整整一代人。记得当年最后的比赛是央视转播的,当年我刚刚上中学的时候,也是算在学校里面选拔的尖子,但后来就停止了,被需要参加准备的奥林匹克数学竞赛IMO而举办的高联等取代。当年本人有幸取得过全国优胜奖。今天刊登这个文章,也是2019年华罗庚杯赛大赛之中。

为何要奥数,就是我们课内的区分度选拔的缺陷问题,这个问题我前面写了奥数与数学,多了一个逻辑分析。美国是考数学、字词和逻辑,我们是数学、语文和外语,缺了逻辑选项。而奥数更多的意义,却比逻辑更重要,因为它是最尖端的选拔,需要的是1%以内的区分度,把从百分之一到万分之一的孩子区分出来,甚至把十万分之一的天才选拔出来,这个是只有150分的课内考试做不到的,课内考试的接近满分,差别只不过在熟练度,而水平真正的高低差别是看不出来的。反而是高考工厂资本和教师子弟训练得好,更有优势,同时奥数淘汰的人数比例太大,被淘汰的也不说好话,但关键是真的这个区分度起到重要作用。

对奥数的重要性,这里必须充分认识数理区分度的需求与文科区分度的需求是错位的。文科是文无第一,顶级区分度的实际意义比较小,能够选出TOP5%就可以了;而理科是武无第二,需要的是1%以内的顶尖区分度,是要把数理英才从TOP5%里面选出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科技顶尖领军人才来。这个是非奥数莫属的。

了解了这些内容,你就可以明白奥数区分度的重大意义和这个意义为何不彰显。现在中国在加大语文等学科的区分度和学习量,这个我不反对,但相对的,数理的区分度更应当加大,尤其是数理的区分度应当在最顶尖的部分加大,把科学创造能够勇争第一的人才选拔出来,而文科的区分度则应当更多的在中段体现,最顶端的反而要包容各种学术争论,这个错位必须充分认识。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创新的全球争夺,不是第一个发现,就是意义不大了,所以对数理而言,就是武无第二,永远要做第一个创造者。而文科则不同,类似的情节,古今中外不断重复翻新,类似的故事情节一样有人看,而且到了最顶端,其实是各派的争论,没有确定的答案,就如2018年北京中考争议的“圈圈红”和“红圈圈”一样。所以文科在万分之一的区分度上是学派差别,而奥数每年千万人高考,万分之一是1000多人,这个在竞赛上,差别还是巨大的,以后的高中学科竞赛,就是小学奥数打下的基础。

所以文科需要的是一个普遍的水平,而数理需要的,才是最顶尖的区分度,要把真正的能够有创造、有在未来科学领域全球争第一的人群给筛出来。这里文理对区分度的要求,恰恰是错位的,而我们的高考等选拔考试,搞太多的熟练度带来的区分度,恰恰做反了,这个南辕北辙,未来就是矮化我们的创造力,在教育选拔上,已经把有创造力的人群给阉割了。

中国民国时代对数理区分度和分科区分度就处理的很好,我们说民国的文科大师里面,有几位是数学得零分也被清华北大录取的,这样的区分度反而有利于人才的成长的。

教育不均衡的危害不亚于财富不均衡,但教育不均衡又不同于财富上的贫富分化。考得好很多是靠个人努力,你的知识不可能如财富那样食利、欺诈和继承,没有手段不劳而获,没有投机没有捷径,都要艰苦努力学习才行;你的知识新高度,可以为全民族全社会带来新高度。

因为教育的不均和畸形而不让竞争,搞劫富济贫的教育平准制,问题同样巨大。财富不均衡可以均贫富,教育不均衡则不能通过扼杀天才的方式来均衡。

现在教育部门就是把财富的不均和教育水平的不均二者等同化起来,但财富的贫富不均和教育的贫富不均本质上不同。财富可以损有余而补不足,但教育绝对不能让有余的天才被扼杀和埋没!

在教育资源紧缺的时候,要优先以有限的资源保障顶尖人才,保障国家和民族的教育水平的绝对顶尖高度;全是低水平,就没有未来赶超和翻盘的机会了。

教育部门以普及为名,却把中国的英才教育扼杀,完全走到了教育学科规律的反面!天才没有了土壤,全社会的教育水平绝对高度都一起降低,没有顶尖教育的优势,中国与世界的竞争就没有未来!这还谈何中华崛起和伟大复兴?这里的似是而非,背后是有人带着矮化中华文明的目的的。

未来孩子之路,充满坎坷啊!

综上所述,教育需要选拔,就需要区分度,不同的区分度下有不同的意义,奥数带来的对顶尖领军人才的选拔,这个区分度的意义非常重大。各个名校,自主招生以奥数为主来选拔优秀学生,这是自发的选择,正说明了社会有这个需要。

 

奥数区分度的重大意义——为何奥数的生命力如此顽强?
Tagged on: